历史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肥乡 > 历史文化

    邯郸市肥乡区于2016年10月正式撤县设区。赵惠文王时,为嘉许以身殉国的相国肥义,把这里追赐于他,史称肥邑。三国魏文帝曹丕黄初二年(公元221年)始建肥乡县,迄今已近1800年历史。肥乡县城从隋开皇十年(590年)筑土城城墙,其间漳河水几次泛滥,尤其是到了明朝弘治十四年(1501年),一场罕见的大水,将整个县城淹没。洪水退后,这次引起了肥乡“政府部门”的重视,在城外修筑了堤防。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县城城墙四角分别建了一座角楼,同时,在城内开挖了四十条排水沟,解决县城排水的问题。肥乡砖城之始在崇祯十二年(1639年),城墙进行了大规模改建,全部用特制的城砖砌垒,周围五里共一百一十八步。22年后,到了清朝顺治十八年(1661年),肥乡建造了瓮城,瓮城建在外墙,有四门,还分别起了正名:东门曰玉川、南门称阳和、北门为永安、西门谓长乐。并在四座城门上各建平房四间。从门名看,都寓意了吉祥,但肥乡一定没有想到,清政府的美好意愿被后来一个外族击碎了——民国26年(1937年),日本在中国挑起的那场战争,让这个小县也同样经历了血雨腥风,直到肥乡人奋起反抗,于1945年11月15日县城解放。肥乡成为革命老区,红色文化的发源地。
   历史过处,肥乡至少是躁动不安的,记录在那些纸质里的历史,就像古漳河水,奔腾了千年,千年不息,而今又换了新颜——那年那月那时已物是人非,我们今天看到的,是崭新的肥乡,在广袤的大地上,不仅绿野如涛,还有厂房林立,乃至与春燕齐飞、密织如网的高速和高铁也从这里穿过。
     追溯肥乡的起源,多年来对肥乡历史文化颇有研究的原县文教局副局长毕兴华这样解释道:肥乡真正的起源自战国时期赵国的相国肥义而起。
    肥义,战国时期赵相国,曾事赵肃侯、赵武灵王、赵惠文王三代国君,是赵武灵王最倚重的大臣之一,帮助赵武灵王完成了“胡服骑射”的重大军事改革,使赵先后灭中山,退三胡,修长城,辟疆域,进一步加强了军事力量,使赵国历史进入最辉煌时期,成为东方军事实力最强大的国家,雄居战国“七雄”之列。
    而他最壮烈的举止是对赵国的忠贞,肥义辅佐赵惠文王忠心耿耿,最后在赵章等人的叛乱中惨遭谋杀。肥义的忠烈令赵惠文王所感动,他将赵都邯郸以东作为肥义的封地。三国魏黄初二年(221年),在肥义被杀500多年以后,人们为褒奖他的忠烈,在置县时,将其封地置为一县,取名肥乡,意为肥义之乡。
    以县域的名义和名人粘合在一起,使这种历史的情绪有了一种悲壮的力量。当我走进历史,解开肥乡之谜时,顿然对肥乡增添了一份敬重。
    不仅仅肥义,众多历史人物像群星闪耀,令肥义之乡的历史气魄亘古久远—— 与楚国春申君、魏国信陵君、齐国孟尝君齐名,号称“战国四君”的平原君赵胜,辅佐赵惠文王、赵孝成王两代国君为相国,三去相三复位,为赵国安定立下赫赫功勋,与平原君相关的成语典故达39条,成为邯郸历史中一份独特的文化元素;沿着历史的脉络,肥乡还出现了北宋圣相李沆,元代忽必烈的“汉族终身顾问”兼针灸学家窦默,明代兵部尚书兼理财家张学颜等众多赫赫有名的历史人物……这些名字,如云烟,似霞光,为肥乡增添了一抹历史的光亮。
   肥乡古称肥邑,是战国时赵国首辅相国肥义的封地。境内拥有战国“四君子”之一的平原君赵胜墓景区和窦默墓、圣井3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与平原君赵胜密不可分的、具有历史和现实教育意义的“一言九鼎”等历史成语典故有30多个。



版权所有: 肥乡区人民政府
地址: 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广安东路1号 邮编: 057550 电话: 0310-8565161
邮箱: fxzfxxzx@163.com 冀ICP备字021243号